沉迷若昀无法自拔

昊然小弟弟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,为什么是舔掉而不是擦掉,这么累的事就不劳烦你了,我来就行【摊手.jpg】

单向暗恋【刃逸】

一发完 私设 皇叔视角!

单向暗恋

风刃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大眼,悬在半空的双臂犹豫许久才迟疑的落在怀中人的背脊上,肩上的重量和温热的体温都告诉他,这并不是在梦中,是的,他有些欣慰又苦涩的想到,这个孩子终究还是依赖着自己的,他有些艰涩又心疼的开口:“天逸,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

怀中人依旧没有出声,只有肩上被水渍晕染开的衣物默默的昭示着一切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,恍惚中,风刃回忆起天逸的小时候,那样精致的面容,却总是一副狂妄自大,目中无人的样子,世人只道是羽皇骄矜,只有他知道,因为天生没有翼孔,风天逸忍受了多少痛苦,他表面上有多么骄傲,背地里就有多么自卑

多少次,风刃想要不顾一切去拥抱这个假装坚强的人 卸下对方满是尖刺的外壳,给予他温暖,却又因为先皇的遗诏而不得不远离他,磨练他,明明知道想成就一只雄鹰,这样的经历是必不可少的,可风刃却总是忍不住的心痛,看着他因为心腹的死去而悲伤,因为雪凛的欺辱而愤怒,当那个一直狂妄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哭泣的时候,风刃几乎要忍不住内心想要冲出去的冲动,他的指甲狠狠的掐住自己的手心,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脏滴血的声音,从那时候起,风刃就知道,自己对这个侄子的感情早已经万劫不复。

是了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一直注视着这个耀眼的侄子,无法移开眼,明明先皇托孤的时候,他还只是把风天逸当成一个需要照顾和磨练的孩子,一只需要历练才能飞起来的幼鹰,表面上处处打压,背地里却一直默默的关注着,看着他一点点长大。注视着一个人久了,这个人在心里的比重就会越来越大,更遑论是风天逸这样耀眼又夺目的人,眼看着自己的侄子越长越妖冶,吊起的眉梢,上挑的眼尾,顾盼间满是锋利的冷艳,嘴角一勾却又带着不自知的风情万种,风刃就这样看着看着,慢慢的就多出来一些复杂的不属于亲情的情感。

除了风刃的近侍,没有人知道南羽都的一片暗潮涌动下,风刃对风天逸浓重到无法自拔的爱,每一次对风天逸的伤害,都会加倍的痛在风刃的心上,为了风天逸,他甚至可以忍受割翼之痛,而每一个伤害过风天逸的人,他都会让他们以命相抵。

风刃很早就知道,自己对于风天逸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正常的界限,可他隐忍着,甚至逼迫着自己,他要天逸成为一代伟大的皇,他要他功成名就,受万民敬仰,而自己,只要继续扮演残暴不仁的摄政王,为天下唾骂,成为羽皇脚下一块坚固的垫脚石,至于对风天逸的感情,一向手腕铁血的摄政王温柔的笑着,他怎么会舍得让这么骄傲的人委身侍人,他的羽皇生来就该是凌驾于万人之上的。

即使最后叔侄俩冰释前嫌,风刃也从做出任何过于亲密的举动,他仍然是那个儒雅稳重的皇叔,风天逸也依旧是那个耀眼夺目的羽皇,所以,当这个人主动抱住风刃的那一刻,他的心里只余下满心柔软,僵硬的双臂终是环住了对方的腰身,想哭就哭吧,就好像小时候一样,皇叔永远在你身边,陪着你,爱着你,风刃默道。

看了天空城大结局,这什么鬼结局,明明前面风天逸和伊芙琳都还好好的按言情剧套路走,一转头就be了,你狗我狗大家狗,手拉手一起狗带,风天逸这结局我觉得还不如天空城撞向南羽都,大家都团灭来的好🙄